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诗歌大全 >  正文内容

王跃文著 国画 26-

来源:荷花妹文学网    时间:2021-04-05




  熊克光仍想表现自己同朱怀镜关系不一般,乘他们说电话号码簿的空儿,忙打断别人的话头,说:“朱处长,上次那事,很感谢你啊!张书记专门打电话来,要我好好感谢你。”朱怀镜知道他说的是摆平皇桃假种案报道的事。这小伙子知道隐诲着说这事,还算老练。不过他说什么张书记电话,就是自作聪明了。别人听不出这话有什么毛病,朱怀镜听得出。张天奇绝不可能亲自给他熊克光打电话。他最多只配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给他打电话。朱怀镜当然不会让熊克光没面子,便顺水推舟说:“小事一桩,张书记太客气了。前几天,他给我来过电话了。”两个人客套着,话题又神秘,陈清业他们听了就觉得高深莫测。他们虽然出来做生意了,到底还算乌县子民,太知道张书记有多大了。而这样一个人物,听朱怀镜口气,就像他的老兄弟!老朋友!朱怀镜在他们眼中更加非同凡响了。
  酒喝的是酒鬼。酒鬼酒好是好,价也是价,太贵了。而且假冒的特别多。朱怀镜笑问小姐:“小姐,这酒不会是假的吧。”小姐说:“我们酒店没有假酒。酒鬼酒都是我们自己去湖南进的货。再说,你们是梅老总的朋友,我们敢拿假酒哄你们?”朱怀镜大笑起来,说:“小姐你这话前后矛盾啊。不过好在诚实,到底承认你们这里有假酒了,只是不敢让我们喝而已。”小姐面红耳赤,说:“先生聪明过人,我不敢多嘴了。”陈清业举杯说:“感谢两位处长赏脸,特别是朱处长,我们几个兄弟祝贺你高升。来,这一杯就干了吧。”朱怀镜记住玉琴的话,不想多喝酒,就说:“我是没有量的,就喝一小口吧。”今天朱怀镜是贵客,况且他的气度早压过了韩长兴,大家也就不便勉强他了。接下来,自然是各位按次敬朱怀镜的酒,祝他官运亨通。敬酒的人干满杯,朱怀镜只干半杯。但韩长兴敬酒时,朱怀镜干了满杯,说这是破例。这一则让韩长兴觉得有面子,二则让其他各位明白这中间的层次。同这些人打交道,怎么热情怎么客气都无妨,但必须时时不经意地向他们暗示一下层次,让他们明白有些界限毕竟是不可随便逾越的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会对你敬而仰之。这是朱怀镜多年行走官场的心得之一。
  朱怀镜同韩长兴原先打交道并不多,这是头一次在一块儿喝酒,不知他的酒量。喝了一会儿,就知道韩长兴的酒兴很高,挨次同别人碰杯,对着干。他喝酒又很上脸,早已面如赤炭了。话也多了起来:“朱处长,你,你不错,好样的!皮市长赏识你,你,你,你前程无量!我们乌县,就靠你争面子了!”大家便齐声附和。朱怀镜听着这话,内心很难堪,忙摇手说:“哪里啊,各位都是人才。特别是韩处长,是办公厅的资深处长,说话是很有分量的。”朱怀镜这么说,有谦虚的意思,也有为韩长兴护面子的意思。但韩长兴却来了牢骚,说:“有个屁分量!他妈的谷秘书长现在死了,我本不该说他。但这人也太没味道了。我在他面前是当牛做马,他家的什么事我不把他安排得好好的?他对我怎么样?就连他家弟媳,一个字都不认得的,我都为她安排了事做,让她在西区十栋宿舍开电梯。她只需每天清早六点钟把电梯咔嚓打开,晚上十二点钟再把电梯咔嚓关上,一天工作时间不到一分钟,工资照拿。她的工作时间之短,劳动强度之轻,简直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!可他姓谷的对我如何?”这些话太敏感了,朱怀镜便举杯说:“算了算了,过去的事了。喝酒喝酒。”大家便举杯碰了,一口干了。朱怀镜照样只喝半杯。韩长兴喝了酒,忍不住又说起这个话题:“朱处长,你年轻,有文凭,有水平,有能力,有人赏识,大有前途啊!有人不是说吗?年龄是个宝,文凭不可少,能力当参考,关系最重要。你是样样具备啊!我们乌县,就靠你了!”老乡在一起喝酒,免不了就是这一类话。而这些话,任何一个外人听了,都会觉得滑稽好笑的。这也就是朱怀镜不让玉琴到场的缘故。好在斟酒的小姐什么话都听过,同聋癫痫病治疗偏方有效果吗子差不多。心想这韩长兴真有意思,总爱在别人面前把自己弄得灰溜溜的。看看他这喝酒、说话的样子,也难怪领导不赏识。韩长兴话这么多,做东的陈清业只好望着各位傻笑而已。朱怀镜便主动同陈清业搭话,问他具体做些什么生意。陈清业说:“除了白粉、军火和人口,什么赚钱就做什么。”韩长兴插言道:“这几位兄弟,生意都做得不错啊!陈老板除了开公司,最近又搞了家酒店。”陈清业忙谦虚道:“一家小酒店,没上档次,今天不敢请各位去哩。下次请各位屈尊,去指导指导吧。两位处长,我是个直爽人,说话不绕弯子。如今我们做生意,没有靠山,不行啊!你钱再多,没有几个上档次的朋友,别人就瞧不起你,你碰上麻烦就没有人救你。如果你二位处长不嫌弃,我就投靠你们二位了。”朱怀镜很不习惯别人这么赤裸裸地说话,觉得脸上很不好过,就像少女第一次遇上男人大胆地求爱。他双手抱拳,朝陈清业连连打拱,说:“兄弟言重了。都是乌县老乡,在外地工作,走到一起不容易,互相提携吧!”大家便齐声说是是,相互提携。越说越来兴头,其他几位也都说要请朱怀镜。他听着自然高兴。但对这些人他不识深浅,不好贸然答应。再说也该稍稍拿一下架子,就说不要客气,免了吧。可这几位硬是要请他的客,说乌县老乡在市里就你和韩处长最行得开,我们有事还要请你二位多关照哩!朱怀镜怕的正是这关照二字。自己现在虽说有些开始走运了,但官帽子毕竟太小,不是所有事情都办得了的。今后这些人要是有事无事找上门来,也是个麻烦。可在这场面上,话还是要应付到堂,就来了个不置可否,只说有空多联系吧,都是老乡!于是大家都说多联系。又是敬酒不迭。


  朱怀镜怕真的喝多了,玉琴会骂他的,就说:“你们几位兄弟别只顾同我和韩处长喝,你们自己几个也相互碰碰嘛。”大伙儿觉得这话说得有理,就相互敬酒。
  这时,韩长兴拍拍朱怀镜的肩头,附在他耳边说:“你那老弟瞿林人很聪明,做事满不错的。我有个想法,同你商量一下。”因为喝了酒,朱怀镜脑子开始发木,猛然听说瞿林,不知是说谁。但他猜想可能就是四毛。他真的一直不知四毛叫什么名字,倒是知道他姓瞿。便问:“什么好事,听你的吧。”韩长兴把身子再贴过来一点,很神秘的样子,说:“我想让瞿林来负责维修队,现在的人马,我准备全下了他的,再让瞿林重新请人来。”朱怀镜隐隐明白其中的意思了,头上热了一阵,问:“这样合适吗?”他知道所谓让瞿林负责,其实就是让瞿林当包头。
  “怎么不合适?原来的人马,包括维修队长,全是谷秘书长的亲戚和关系。机关每年有维修、小改造等工程几百万元,中间赚头很大。我包你老弟干几年就发大财。我怕什么?我自己一不贪,二不占。瞿林又不是我的亲戚。当然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你的亲戚。这几年谷秘书长不说别的,光是维修队给他送的,就不知多少!”韩长兴将头紧贴着朱怀镜,一副阴谋诡计的样子,其实他的话谁都听得见。他说话已识不了轻重,酒显然够量了。
  朱怀镜怕在场的人听了这话不好,就轻轻说声谢谢,再有意高声说:“好好,韩处长,我们不谈工作了,酒桌上不谈工作,喝酒吧!”为了表示谢意,他特地再敬韩长兴一杯。碰了杯之后,韩长兴却端着酒杯半天不喝,豪气喧天地说这说那。越发语无伦次了。朱怀镜怕他再说什么出格的话来,就抚着他的肩头,很亲热的样子,说:“韩老大,这个这个,你长我几岁,叫你老大,没有错吧?我们来日方长,再多的话,都放在以后慢慢说。现在你只喝了这杯酒。对对,喝吧,千言万语,尽在杯中!”韩长兴想再说句什么,顿时觉得口讷,只好嘿嘿一笑,一仰脖子喝了这杯酒。朱怀镜见韩长兴的酒已不行了,就想算了。他心里也想着玉琴。不过也不好说韩长兴不行了,只说:“大家唐山羊癫疯治疗医院酒都差不多了,今天很高兴,到这里?”韩长兴却耷拉着脑袋,说:“不行,不行,再喝两瓶!”陈清业是做东的,不好就说算了,也问是不是再喝几杯?朱怀镜就使眼色,说:“算了算了,今天已经很高兴了,还有量的,留待下次吧。来日方长,来日方长啊。”陈清业望望朱怀镜,又望望一塌糊涂的韩长兴,点头会意,说那就谢谢各位了。
  朱怀镜知道韩长兴这光景,得有人送回去才是,就对熊克光说:“小熊,是不是请你送一送韩处长?我还要同梅老总说个事情。”陈清业说:“我同熊主任一块送吧,我开了车来。”韩长兴那样子就像睡着了,可别人说话他却听着,忙嘟哝着说:“不用……啊啊不用,我自己回去!我还没有喝醉哩!”熊克光灵活,忙说:“不是说处长你喝醉了。依你韩处长的海量,谁能放倒你?可你就是不喝醉,我们也得送你啊。这是我们下面这些兄弟该讲的规矩哩。你就给我们这个面子吧。”熊克光这么一说,韩长兴也就不说什么了。等陈清业买了单,朱怀镜就同他们一一握手致谢,再一同乘电梯,送韩长兴上了车。
  朱怀镜在酒店外边有意逗了几圈,再去玉琴那里。开门进去,听得浴室里流水哗哗,知道玉琴正在洗澡。他便自己动手倒了杯茶,坐下来慢慢喝。可浴室里的水声潺潺不绝,他便有些心跳了。他终于按捺不住,走过去轻轻推开了浴室门。只见浴室里云雾缭绕,朦朦胧胧的玉琴躺在浴缸里,雪白而粉嫩。他上前蹲下身子,才见玉琴闭着眼睛。他知道玉琴有意逗人,便凑嘴去亲她。嘴才上去,却让玉琴拿手堵住了。“谁要你亲,满嘴酒臭!”玉琴睁开眼睛,瞟着他,娇态可掬。朱怀镜越发要亲,用力扳着她的头说:“平日我俩都喝了酒,你怎么不嫌我臭?那是臭味相投吧!”玉琴噘起嘴说:“谁同你臭味相投?”朱怀镜硬是要亲,玉琴偏不让他亲。闹了一会儿,玉琴正经说:“算了算了,别捣乱了,你来洗澡吧。”朱怀镜便跑出去飞快地脱了衣服,同玉琴双双泡在浴池里。


  玉琴趴到男人身上忸怩着,他却突然大笑起来。玉琴吃了一惊,瞪大眼睛问:“怎么了?”朱怀镜稍作支吾,忙说:“我好福气啊!我刚才突然想起蒋介石同陈洁如结婚时,两人在洞房里正燕燕尔尔,蒋介石突然翻倒在床上大笑不止。陈洁如问他笑什么?蒋介石说,我平生有两大心愿,一是统一中国,二是娶你为妻。今天二愿已遂一愿,怎么不开心?我想我能碰上你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,怎么不开怀大笑?”其实他本是突然想起自己早先在家里洗澡,惟恐多费了液化气,尽量把水开得很小,常冻得牙齿敲梆。想如今,他任热水长流,还拥香怀玉的。可他哪敢说这些?怕俗了自己。他正得意自己应付事情的老练,却见玉琴从他身上滑了下去,懒懒地沉在水里,头枕在浴池沿上,背着他。他不明白玉琴怎么又不高兴了,就去撩她。玉琴冷冷地说:“蒋介石可是休了陈洁如的啊!”听了这话,朱怀镜吓了一跳,才知道自己刚才的遮掩是弄巧成拙。他只好说:“我的好孩子,我们别傻了,同谁比不可以,偏要同蒋介石比?他本不是平常的人,自然会有不平常的事。怪我打错了比方吧!我们都是凡人,还是像所有一般凡人一样,安安心心地相爱吧。”玉琴仍不高兴,叹道:“是啊,你不该同蒋介石比,我也不该同陈洁如比。她好歹还是人家的老婆,我呢?”朱怀镜没想到玉琴会说这话。这是他俩平日都有意无意回避的话题。他俩都清楚,这是一个死结,打不开的。两人都不作声了,水声不再动听,有些令人心慌。此刻玉琴的心境一定说不出的凄楚,他猜测得了。也许为了解脱内心的尴尬,也许为了安慰玉琴,他说:“只要你愿意,我马上回去同她商量离婚。”玉琴不回答他,仍静静地躺在水里,她的手臂像是失去了知觉,半沉半浮地飘着。朱怀镜有些心疼了,侧身去搂玉琴。两人一动,浴缸的水便哗地溢了出去癫痫病陇南哪家医院好。这声音在朱怀镜听来很夸张,叫他两耳一阵轰鸣,顿时有种丧魂落魄之感。又似乎顷刻间意识模糊,不知身在何处。他听到自己的心跳,很急促。胸口有些发闷。他想抚慰玉琴,却胸闷得太难受,说不出一句话,就只好用手在玉琴背上轻轻摩挲着。
  朱怀镜依稀感觉脖子边温温的,柔柔的。他心头一热,更加搂紧了玉琴。玉琴开始亲他了,先是亲他的脖子,再是他的脸,他的额,他的鼻,他的嘴。两张嘴咬在一起,使劲吮着。玉琴越吻越用力,直到泪流满面。最后,玉琴用力捧着他的头,咬着他的嘴使劲摇了几下,放下了。玉琴像是用完了所有力气,重新滑进水里。朱怀镜怕玉琴又伤心了,仍然去搂她。她却仰天长叹一声,说:“我们再也不说这个话题了,毫无意义。就这样吧,我俩高高兴兴的,痛痛快快的,不好吗?”朱怀镜坐了起来,望着玉琴。他弄不清玉琴此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。玉琴却笑了起来,还淘气地捧着水朝他脸上浇。他疑心玉琴的笑是故意做给他看的。玉琴见他没动静,就笑得更灿烂了。他便只好笑了。玉琴又把嘴巴撮得老高,双手极抒情地朝他张开。他忙俯身衔住了那张湿漉漉的小嘴。
  朱怀镜很想做那事了,说:“宝贝儿,我俩今晚就在这里泡一晚算了。”玉琴捏了他的鼻子,说:“还泡三天三夜哩!快起来吧。我们这里保龄球馆搞好了,我同你一起去玩玩。”朱怀镜还从来没有玩过保龄球,怕出丑,就揉着玉琴的乳房,故意逗她:“我最喜欢玩这个保龄球,你就让我在这里玩吧。”玉琴拧了下他的耳朵,说:“别油腔滑调了,老实点,起来吧。你今天同你们韩处长说了几句好话,我还没空整你的风哩!”朱怀镜吞吞舌头,说:“好吧,等会儿回来,我让你整吧。”两人就起来穿了衣服。朱怀镜拿来电吹风,先把玉琴的头发吹干,自己再吹了吹。他的头发不很熨帖,便稍稍打了点摩丝。玉琴手巧,对着镜子,用卷发棒将头发一扭,就做成了一个很贵气的发型。玉琴平时血色本来就好,这会儿刚洗过澡,更是光鲜可人。朱怀镜越发不舍得出去了,就说:“真的,我是老土,还从来没有打过保龄球,别去出丑了。”玉琴硬是要去,说:“什么事没有个头一次?我的水平也不高。你真是傻,让我教教你,以后你也免得在别的地方去出丑呀!在我面前你也怕出丑了?”朱怀镜想想也对,就说好吧。两人就下楼去酒店大楼。这时已快十点了。不巧在大厅里碰上老总雷拂尘。“啊呀呀,朱处长,怎么老是见不到你?”雷拂尘忙上前握手。


  玉琴笑道:“老总你还不知道吧?人家怀镜现在是财贸处处长了,正是管我们这一摊子的,我们今后就在他手上讨饭吃哩!”朱怀镜笑着斜了玉琴一眼,说:“玉琴你就别老是取笑我了。要说吃饭,还是我在你二位手上讨饭吃哩!”雷拂尘忙摇手说:“罪过罪过,这话说得我无地自容了。请你吃饭是请都难请得到啊!朱处长又高就了,正好又是管我们的,我们更应该有所表示了。梅总你说是不是?请朱处长一定赏脸,为我们提供一个敬酒的机会。明天晚饭怎么样?”朱怀镜说:“免了吧。这哪是什么高就,换个岗位而已。我这人能力不行,得多去几个岗位学习啊!”“哪里哪里,朱处长别谦虚啊。我是好几个月没见到你了,你也总不过来。我知道你工作忙,应酬也多。但请你明天一定拨冗赏脸。”雷拂尘说罢拉住朱怀镜的手,使劲摇了摇,表示他俩关系不一样,值得朱怀镜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叙一下。
  朱怀镜不知说什么好,无可奈何的样子,望着玉琴笑笑。雷拂尘笑道:“你也别望梅总了,就这样定了。梅总,拜托你明天盯住他。”玉琴就着雷拂尘的话玩笑道:“那我明天就不上班了?摆张凳子坐到市政府大门去?”三人便都大笑起来。玉琴又正经说:“雷总,我今天是专门请怀镜来打保龄球的。是我私人请客,就不报告你了。你有兴趣玩一会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啊儿吗?”雷拂尘表示抱歉,还有别的事处理,就失陪了。但他说不必玉琴自己请客,公家请吧。握手而别。
  打完保龄球,离开酒店的时候,玉琴突然想起了什么,扯扯朱怀镜的袖子说:“唉,怀镜,最近老雷和我商量,我们还是下决心把塑料厂的地征一块过来,专门搞个娱乐城。要不然,我们酒店前途成问题。你现在可真的是我们的领导了,要关心我们酒店哩。”朱怀镜笑道:“我俩还是公私分明吧。这个事,就由雷老总同我说,你可以向他这么建议。我先给你出个主意,你们以主管部门商业总公司的名义,就征地问题,向市政府打个报告,我再帮你们找皮市长,找国土局、经委、城建等有关部门。”玉琴调皮道:“那好,就这样吧。我俩不谈公事了,只谈我俩的私事。”她说到“私事”二字,声音就有些发沙,呼吸也异常起来。这时,两人走进了通往住宅的林间小路,玉琴把头靠过来了,在他肩头厮磨着。朱怀镜紧紧搂着她的腰肢,感觉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在他怀中温柔地激荡着。他听不见这弥天盖地的沙沙寒叶声,只觉耳鼻间馨香温润,不绝如缕。两人真舍不得林中的这份情调,却又巴不得马上回到房间里去。
  爬上三楼,两人都有些气喘。玉琴拿钥匙开门,手微微颤抖着。这颤抖让朱怀镜爱怜不尽,忍不住在她的肩头爱抚起来。开门进去,玉琴嘴唇微张着长舒一声,身子就发起软来。朱怀镜一把抱起她,往卧室里去。顾不得那么多了,两人你掀我的衣服,我掀你的衣服,顷刻间床前地毯上就满是长衣短褂。
  玉琴不再像原来那样总是安静地躺在下面,任朱怀镜一个人龙腾虎跃,她越来越懂得怎么样做一个床上的女人了。她双手紧紧抱着男人,整个身子随着男人的律动而轻盈地起伏,嘴却并不停歇,碰着男人什么地方就是火辣辣的一吻。朱怀镜惬意极了,感觉自己简直是被温柔的海浪托着,掀过来掀过去。
  世界一下子缩小了,小得只像裹挟着他两人的那一会儿膨胀,一会儿收缩的某种感觉、某种意念、某种说不清的东西。慢慢的,玉琴的起伏由轻柔而激越,最后整个人儿简直弹了起来。朱怀镜感觉自己像家乡那种熟透了的柿子,皮儿薄薄的,里面的肉汁血红而清甜。玉琴双手捧着这柿子,咬破一点儿皮,用力一吮,那肉汁丝丝溜溜一声全进了她的小嘴里,甜得她张着嘴巴直哈气。
  玉琴不让他马上下来,仍把他搂在身上抚摸着。谁也不忍心开口说话,两人静静搂在一起,享受着这喧嚣过后迷人的寂静,感觉彼此的心跳。


  过了好一会儿,玉琴咬着朱怀镜的耳朵,柔声从来没有这么销魂过……
  朱怀镜很感动,睁开眼睛望着玉琴,说:“宝贝儿,我会让你永远这么销魂的!”他说罢就抱着玉琴去了浴室。
  回到床上,玉琴钻进朱怀镜怀里温存一会儿,就软软地瘫下了。她刚才太用功了,似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和精神。朱怀镜便让她背着他,试着选择一个舒服的体位躺着,再轻轻地搂着她,手捧着她的乳房。朱怀镜离不开她的乳房,不是让它贴着他的胸膛、脸庞、背脊,就是用手抚弄着它。在他眼中,这是玉琴身上最动人、最神奇的地方。
  听着玉琴平缓的呼吸声,他知道这满怀着甜蜜的女人睡着了,便抬手关了床头的灯。但他仍有些兴奋,想到了打保龄球。心想打保龄球也许容易上瘾,他打了一次就有些爱上了。真是怪,保龄球看上去很容易打的,可真打起来也难。那么大一个球滚过去,还就是难击中目标。他不由得琢磨起打球技巧来,恍惚间竟像亲临其境了,抓起球很标准地投了过去。却听得玉琴哎哟一声,醒了。原来他走火入魔,把手中的乳房当保龄球了。玉琴转过身来,伏进他的怀里,嘟囔着说睡吧乖乖。

© wx.ewkeg.com  荷花妹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